汗乐队_百度百科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12-05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作为最初Beyond乐队的吉他手,其吉他技术也是许多人的榜样,代言的吉他品牌有Fender,Ovation等等,Ovation更为其专做Paul Wong型号的专属吉他成为享受这一待遇的亚洲第一人。

  作为Beyond成员时期的黄贯中不但在家驹离世后担当起主唱的角色,同时也包揽了大部分词曲的创作工作。在单飞后,组建了一支以他为首的汗乐队,出版过上十张唱片,在做唱片的同时也为其他的歌手和音乐人写作品,同时2005年Beyond世界巡回演唱会后又为森美,小仪剧团作舞台剧音乐的创作,其音乐风格可谓是丰富多彩,在香港红馆举办过两次演唱会后,于2007年带领香港20多队音乐人连续两天召开Lets Fight演唱会。在辉煌光环下的黄贯中并没有停在原地,还在继续向前,相信黄贯中以后的音乐道路可以越走越广,越走越好。

  一个被香港音乐界视为最「抢手」的录音室及演唱会结他手:黄仲贤(亚贤),在许多流行曲当中亦听得到亚贤的结他声音,也是人人皆知的Beyond「御用结他手」.

  他在年纪小小的时候己逃学走进Beyond的「二楼后座」录音室为各人调校乐器Roadie,因在一次乐队正欠缺结他手的情况下,他便开始执起结他,跟着亦开始他的音乐生涯,凭他的天赋和无数次的训练,终于被各界赏识,更被「由小看大」他的Beyond招揽作演唱会客席结他手.

  现时的他己被公认为「香港最具影响力乐手」之一,但为人仍然十分低调.亚贤曾组过两队非常知名的乐队,一队是「Mid-Night Party」、而令一队是「遥多」,而后者更被誉为最强阵容的经典乐队.

  他除了当录音室和演唱会的结他手外,亦为歌手作曲和编曲的工作,期间更被Beyond钦点参与专辑《惊喜》的制作,而他以音乐人名义所合作过的歌手更数之不尽。

  直至现时,亚贤主力的工作就是帮邓建明梁翘柏(Beyon91年红馆演唱会的那个男和声)出席一些现场演出,更可能会和梁翘柏合作下一张专辑.

  国际音乐制作人,鼓手。张学友陶喆等的合作伙伴。M-AUDIO产品在亚太区的技术形象代言人.(有关Junny Remotigue的更多背景)

  JUN自15岁开始就进行专业鼓及打击乐演奏,在纽约师从多位爵士鼓手。作为一线制作人和录音乐手(主要是鼓手),Bobyy McFerrin、Vinx(Sting)、Kazuo Watanabe、李玟张学友王力宏陶喆谭咏麟许志安、王菲等众多明星都是他的合作伙伴。

  除此之外,JUN还定期和香港传奇般的爵士吉他手Eugene Pao合作进行表演。JUN自己迄今为止发布过两张专辑。这两张专辑的所有内容都由JUN演奏和制作并由Universal Music发行。2005年6月,JUN正式成为M-AUDIO产品在亚太区的技术形象代言人.

  阿PAUL多年的好友,香港乐坛知名Bass手及音乐制作人,他曾经是亚龙大乐队(Anodize)的BASS手

  Anodize是九十年代香港的地下乐队,曾在1999年出版了一版E.P后宣布解散。Anodize於1989成立,成员有主音亚华,吉他手亚其(亦即是Beyond成员阿Paul胞弟黄贯其)、吉他手Gary,Bass手Jimmy,以及鼓手Davy.除黄贯其仍坚坚持地下独立创作外,其余成员均加入轰动一时时的Hip Hop团团体体LMF,实行向主流迈进。

  自从黄贯中做个人发展后,他亦组成了他的新乐队“汗”,成员包括鼓手恭硕良(JUN)、结他手DINO、来自已解散的LMF的低音结他手JIMMY以及阿PAUL共四人。除了一起在黄贯中的个人专辑中灌录了《睡火山》、《丢架》和《无得比》这三首歌曲外,“汗”也会作为黄贯中日后的现场演出乐队。为什么乐队会定名为“汗”呢?其实乐队在迁进录音室之前,前旧招牌仍没有拆掉,在招牌上有一个“汗”字,那时因为乐队已经用了很多钱在录音室上,如果保留那个“汗”字,便可以省回做招牌的钱,但最终还是没有采取这个做法。后来要起乐队名,大家都觉得“汗”的意思够新,而英文名“Hann”又好看,综合各方意见,便决意取名为“汗”。

  不可否认,黄家驹领衔的Beyond乐队代表了一个时代,长达23年的时间里,辉煌不曾暗淡。在香港这个商业化的土地上,他们埋下了摇滚的种子,他们用粤语呐喊,征服了每个有华人的地方,在香港乃至亚洲摇滚音乐界都占有不可替代的位置。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句俗套的线年的Beyond乐队身上依然合适,寻找属于自己的目标。

  事已至此,一段Beyond的辉煌历史将画上句号,这时候人们难免要抱着难舍的心态怀念过去,同时也以一种忐忑的心态观望未来。但过去的已过去,辉煌只属于曾经,重新上路的他们各自未来又将如何?之前,黄家强叶世荣都把个人发展的重点放在内地,频繁在内地做宣传。而上周,黄贯中也飞临北京,并与中国华纳等唱片公司进行了密切接触,未来的他将只身带领“汗”乐队继续把摇滚的汗水洒在内地。在卸去Beyond的光环后,黄贯中是否还能够完成下一个超越?

  其实早在1999年,Beyond曾经选择过短暂的分手,那时候起,三子已经开始各自寻找自己的路,虽然后来由于种种原因重新在一起,但由那次短暂的分开发展到此次决绝的分手,已经是一种必然。在回忆当初分手的情况时,黄贯中表示:“在1999年圣诞节的时候,在演唱会的场馆里,三个人就已经商量好分开一段时间,记不起来是谁先提出的,但这是大家的决定。”那时候,家驹已经离开了一段时间,他们也继续按照原有的轨迹发展,但由于一直停留在过去的影子里,没有什么进展。“当时我们感到非常累,家驹的离去和事业上的彷徨让大家很痛苦,如果永远停留在过去,还怎么超越呢,还不如先停一停,大家想做什么就先去做什么,这样可能会更好一些。”

  其实很多乐迷还是不希望Beyond解散,对此,黄贯中觉得,有家驹在的时候的确是最完美的Beyond,在他离去后,大家在怀念他的同时,也很想把音乐继续做好:“我也不希望Beyond解散,但从音乐的角度来看,分开个好事,一个乐队玩了23年,每年发唱片,在家驹离去的时间里,我们还是继续,从来没停过,这是非常不容易熬过来的。分开发展后,看到世荣也能站在前面唱歌,我内心真的非常开心,以前他永远在背后打鼓,这对他其实不太公平,每个人都希望有自己的空间,也没有对和不对,把他们当作朋友的话,就希望看到他们开心,我不喜欢盲目,希望歌迷可以尊重我们的这个决定,因为即使不解散也只是一种感情,这种感情跟音乐本身没有什么关系,不解散能怎么样?每年发一张唱片,但始终无法达到以前的境界,这会让人非常痛苦。”

  对于分手,黄贯中觉得能够各自找到新的领域,其实也是件很幸福的事情,音乐玩到这个程度,其实就是在完成自我。黄贯中谈到:“其实第一次分开的时候大家就已经都有了自己的想法,世荣说他非常希望能够站在前面唱歌,而且他有这个能力,在乐队里他只能坐在后面打鼓,为什么不互相给个机会呢?”黄贯中甚至开玩笑地说道:“拿把吉他在前面唱歌其实是件很痛苦的一件事情,既然世荣想尝试一下,那就让他试试站在舞台前面的感觉吧,至少这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歌迷可能会问,为什么这个想法不能在乐队中实现呢?对此,黄贯中说:“一个乐队各自的角色是固定的,如果每个人都唱歌的话,跟其他的合唱团又有什么区别呢?家驹在世的时候,我也跟他说过不想参与唱歌,就认真弹吉他,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持很好的队型,要是每个人都想唱歌的话,就应该按照各自的想法去发展,何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想要说的话,我觉得选择是对的。”黄贯中觉得,家驹永远在心里活着。

  毫无疑问,其中日韩歌手也在跃跃欲试,港台歌手更是逐渐把重心转移到内地。而单飞后的黄贯中正积极与中国华纳等唱片公司接触,打算主攻内地市场,并且改唱国语歌。早在90时代,Beyond乐队曾经主攻过日本市场,并出版日文唱片,此次把目标转移到内地,这对于在香港坚持了20多年的黄贯中来说,意味着什么呢?谈到这个问题,黄贯中表示:“香港虽然每种音乐都有人听,但毕竟人少,谁都希望自己做出的音乐会被更多人喜欢,来内地将是最好的选择,内地这么大的市场谁都可以看到。”由此联想到此前黄贯中个人发行的四张个人专辑在内地反响不是很大,这次转移或许也是一种必然

  而黄贯中把作品全部改成国语,一改之前的粤语创作习惯,不禁让人有些担心。因为之前Beyond乐队在内地最受欢迎的作品还是粤语作品,歌词部分也是亮点之一。换一种语言会不会显得多此一举,或者在歌词的表达上打折扣?对此,黄贯中则显出很轻松的心态:“做国语歌对我是一种挑战,改变歌迷听我的歌的习惯肯定是个障碍,但我喜欢排除障碍的感觉,总是留恋过去肯定会失败,国语虽然不是我的母语,但我是中国人,用国语唱歌其实是很应该的。”话语中充满自信。黄贯中说,自己并没有用什么特别的训练方法,也没请老师,就是靠自己刻苦学习。

  黄贯中还说:“如果真的要选择一种表达的语言的话,我还是会选择国语。”他认为,虽然国语在表达上与粤语有区别,但有些作品用国语可能更适合,以前的一些作品之所以有粤语和国语两个版本,就是觉得国语的表达也很好。

  黄贯中曾经向媒体表示,他同意崔健关于“香港没有摇滚的土壤”的说法,但是他同时也重申“香港有摇滚的种子”。努力把摇滚音乐带入主流文化。谈到这个话题,黄贯中激动地说:“我们一直在做摇滚乐,根本没必要再强调对摇滚乐的热爱,也不要再去强调音乐的形式是不是摇滚,如果不热爱,根本不会坚持。”他还介绍说,让人惊叹的同时,也感受到他坚持自我的精神,如果没有长时间的坚持和拼搏,重型摇滚音乐在电台打榜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

  北京是国内摇滚音乐最发达的地方,虽然这种音乐形式还不被一些媒体认可,此前,黄家强曾公开表示,希望能跟窦唯许巍等内地摇滚音乐人合作。黄贯中也同样表示:“以后肯定会跟内地的乐手和艺人进行合作和交流,因为我很喜欢跟不同的乐手合作,这样会非常有意思,也很开心,而且内地的好乐手太多了,肯定会有合作的机会。”

  据了解,黄贯中已经用半年时间创作了近10首国语作品,如果签约谈得顺利的话,在年内会带领“汗”乐队在北京进行现场演出,与内地歌迷见面,另外,他还表示,这次与内地唱片公司的合作并不是一张两张专辑,而是一个长期的计划,以后工作和生活的重心都将转移到北京。

  对于Beyond三子来说,抛下以前的光环或许真不是件坏事,可以想象他们在这个光环下要承受多么大的压力。事实也证明,在这种压力下,即使满身才华的黄贯中也没能实现对过去的超越,如果这次的分手是决绝的,那么就先当作是超越的前奏吧。至于他改唱国语的举动和即将面临的市场考验,我们只好在担忧的同时,对他抱以衷心的祝福了。

  [AVCD] 1. Video 香港一定得 (Dirty Version)

  [AVCD] 2. Audio 香港一定得 (Dirty Version)

  4. Lady With Purple High Heels (But Ugly Face Mix)